龚志华,从电子工程师到环保导演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3月24日,纪录片《一路向东》在东营电视台晚八点的黄金时间栏目《美丽东营》栏目首播;3月25日,在腾讯视频绿艾企鹅号上首发独播,短短10天,点播量超过30万次。

本刊记者/周仕凭

今年3月27日,第二届全球绿色经济论坛在德国柏林进行,和其他的世界高级别会议一样,现场专家云集,官员汇聚。而不一样的是,作为全球绿色经济的盛会,第一次有了来自中国一个地级市的经验分享。


位于黄河入海口的山东省东营市,作为联合国绿色经济合作伙伴行动(PAGE)在中国试点的第一个地级市,在会议现场介绍了东营在绿色经济探索过程中的实践和经验,而他们“别出心裁”地用一个纪录片《一路向东》作为深度展示的媒介,赢得了与会各国政府高官、联合国环境署等机构高级代表和专家们的关注。 


这部26分钟的纪录片,通过一个个平实的故事,从生态保护、企业绿色转型和资源高效利用三个绿色经济的维度展开,记录公众和企业家对于绿色经济的感悟和行动,呈现出东营独特的历史和人文特征。而这部纪录片,就是出自自称为“半路出家”做导演的龚志华之手。

龚志华工作照.gif

龚志华在编辑纪录片

 “半路出家”做了环保导演

“去年3月中旬,环境保护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俞海博士找到我,希望我为他们正在进行的东营绿色经济调研项目拍一部纪录片。我当时非常高兴,因为东营的黄河口湿地号称中国最美湿地之一,我相信美丽的地方一定会有美丽的故事。”谈起纪录片的创作,龚志华显得特别兴奋。


这并不是龚志华创作的纪录片第一次呈现在环保主题高端国际会议中。2015年12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由他担任撰稿和导演的纪录片《气候家园》在大会“中国角”上进行了首播,同样引起了高度关注。说起这个片子,龚志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应该是国内第一部关注农村适应气候变化的纪录片,也是我第一部严格意义上担任导演的纪录片。”


对于纪录片的创作,龚志华不是科班出身,是真正的“半路出家”。“我大学学的是电子专业,大学毕业后做了三年电子工程师,接下去做了8年的半导体电子元件的代理销售工作,当我2009年决定专注做环保宣传网站时,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当我2013年开始做环保纪录片时,他们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正是这种“半路出家”的经历,让龚志华有着非同一般的“紧迫感”。“虽然我一直觉得我的内心非常年轻,但以世俗的眼光看,1975年出生的我已是‘大叔级别’,而这个年龄段才开始进入影视领域,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龄青年’,每天一睁眼就感觉欠了什么似的,时间完全不够用。”


每次和朋友聊天,龚志华都会在惊诧的眼光中被追问自己的“光荣史”。不可否认,他的经历确实有点“离奇”。但他可不这么认为。“虽然是理科生,但我自小就有一颗文艺的心,这和叔叔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密不可分,他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文科大学生,毕业后一直在报社做记者编辑,小时候每次看到他发表的文章,那种羡慕之情至今还记忆尤深。”


像大多数的中国学生一样,当年,龚志华在高考时选择了就业前景更好的热门行业——电子行业。经过15年的学习和工作,在行业里也混的不错,有了自己的公司和业务。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他是不开心的。“做到最后,甚至有点厌倦和客户打交道,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也还是朋友。”

在黄河口湿地航拍一路向东.gif

在黄河口湿地航拍《一路向东》

“理科生从事文艺工作的确实不普遍,但缜密的逻辑思维,超强的学习能力,让小龚进步很快。”林哲,著名作家,出版过多部有影响力的长篇小说,其中《外婆的古城》曾长期占据亚马逊华文小说排行榜TOP10,并有多部剧作在央视热播。她和龚志华是在2013年一起参加一次民间环保活动时认识的,那时她就被后者的环保激情和学习热情所打动。对于这个“小兄弟”,她总是给予鼓励和支持,包括对纪录片脚本和样片给出专业的意见。“我从事小说和剧本创作几十年,之前比较少关注环保,因为我身边的编剧和导演没有一个是关注相关题材的,小龚能把环保宣传当成自己的二次创业,坚持了8年,并计划把他当成终身事业来做,这股坚持的劲头是难能可贵的。”


对于这位亦师亦友的“大姐”,龚志华充满了敬仰,每个作品从脚本开始就会去征询她的意见,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心里有底,这也让他仿佛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作为半路出家的导演,多问多想多做是必修课,只要抓住机会我就会向工作中遇到的老师请教,做好‘不耻上问’才有可能向他们靠拢。目前中国专注环保题材的导演很少,这对我应该也是个机会,尽快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出有影响力的作品,时间不等人啊。”龚志华说。


很多坚持做环保的人,大多有一定的环保情结,龚志华也不例外。在做半导体电子元件的销售过程中,他就发现出口欧盟等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很多都要求采购的元件符合ROHS等环境标准(由欧盟立法制定的一项强制性标准,它的全称是《关于限制在电子电器设备中使用某些有害成分的指令》),而通过进一步了解,他更深刻地认识到环境问题与消费品的原料、生产、运输、使用和回收等环节息息相关,如果产品的全生命周期内都是节能减排和环境友好的,空气、水和土壤等生存环境就会变好。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2009年5月开始,龚志华开始以绿色生活为侧重点加入了环保宣传的行列。


“相对于原来的纯粹宣传‘自然是无价之宝’理念,宣传绿色产品和绿色生活更具操作性,企业和公众,乃至政府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可以做的事情。”多年的销售经验,让龚志华在环保宣传中有了独特的视角,也让他最终找到了自己创建的绿艾网的定位。


经过多年组织和参与环保宣传活动,龚志华和他的网站逐渐在业界有了知名度,特别是到了2013年,绿艾网加入了联合国·中国可持续消费伙伴关系,可以在更高的平台参与绿色产品和绿色生活方式的宣传,而他们在2014年组织的面向全国大学生的“联合国可持续消费和发展青训营”,更是整合了联合国驻华机构、世界自然基金会、北京环保宣传中心等环保机构,以及亿利资源和宜家家居等绿色企业,让绿艾网树立了良好的行业声誉,这也让龚志华有机会真正创作出品自己梦寐以求的环保题材纪录片。

在库布其拍摄沙漠夏令营纪录.gif

在库布齐拍摄沙漠夏令营纪录片

成功只眷顾有准备的人

其实,早在2012年,龚志华就作为制片参与了环境保护部直属机构——中国环境出版集团出品的大型纪录片《生态文明启示录》的宣传和制作,正是这个由环境保护部批准、最终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让他很幸运地了解到纪录片的创作过程,并结识了一帮有着相同理念的朋友。


“做环保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环保圈的人大多比较真诚,都是抱着一种情怀在做事情,少了一份尔虞我诈,多了一份团结协作。”2014年,龚志华终于等到了机会自己当导演,就是前面提到的纪录片《气候家园》。“做完联合国可持续消费和发展青训营后,有一个环保机构正好要为他们一直在做的农村扶贫和气候变化适应项目做一个纪录片,之前默契的合作让他们当时的项目经理马上想到了我,虽然当时我还只是一直在学习和尝试做一些短视频,但彼此的信任让我们一拍即合。”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是龚志华回想起刚开始制作《气候家园》时的感慨。“那时凭着一股热情开始,但到真正写脚本时才发现,作为撰稿人,仅仅对项目熟悉是远远不够的,对人物故事的设定,对故事节奏的把握,都需要有相当丰富的经验。我只能通过集中看类似的纪录片和找同仁老师讨论请教的方式,一点点地把脚本框架立起来,这个过程花费了5个月,当时还是比较痛苦的,当然,有了痛苦的过程后,最后的成果会变得更香甜,这正是拍片最大的乐趣所在。”


接下去的拍摄过程,用龚志华的话来说是十分享受的。他用15天跑了陕西和甘肃的三个地方,每天早出晚归,拍摄美丽景色、给乡亲说“戏”、录同期声、做访谈……“新手的运气一般都比较好,我们那趟拍摄可谓是‘风调雨顺’,要什么天气有什么天气。特别是在甘肃会宁摄制气候变化导致干旱加剧的时候,第一天去是阴天,我们只能拍室内场景,第二天居然下雨了,这在4月干旱期的黄土高坡是相当罕见的,于是我们拍到了主人公理顺房檐引水入水窖的精彩场景,等到第三天又是大晴天,天空那个透啊,太难得了。”又经过近5个月的后期剪辑和反复修改,《气候家园》终于完成了,并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获得无数掌声。


这种成功,对于第一次撰稿执导的龚志华来说是“如释重负”。而在联合出品方的项目经理王彬彬看来,算是一场小小的奇迹。“当时我们很想摄制一个面向伙伴和公众传播的纪录片,来记录我们在探索中国农村如何适应气候变化方面的做法和故事,然而当时宣传经费实在有限,也不可能请商业制作团队,我在与志华的接触中发现他特别渴望做自己的片子,而且也很有想法,于是我们就有点‘冒险’地和他们合作了。他们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也算不负众望吧。”


万事开头难。有了好的开头后,龚志华和他的团队又参与了几个纪录片的制作和出品,包括中欧环境项目纪录片,中华环保联合会的项目宣传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城市水源地保护的纪录片,联合国环境署和亿利资源集团沙漠夏令营的纪录片,还参与水利部的大型纪录片《命脉》(暂定名)的撰稿工作,这些都是用公益或者半公益的合作模式。用他的话说,“都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大家互相帮忙,目前环保组织和机构的宣传经费都十分有限,有的甚至根本就没有。但只要有好的故事,我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做,这对我们的提升也十分明显。从这个角度来说,环保圈是十分团结协作的,大家在一起做事很舒服。”

在黄河口湿地拍摄一路向东.gif

在黄河口湿地航拍《一路向东》

成功只眷顾有准备的人。刚刚完成的纪录片《一路向东》,对于龚志华和他的团队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第一次到东营时,4月中旬的黄河口湿地芦苇还是枯黄的,也没有想象中成群起落的候鸟,龚志华在有些失落的同时,他还发现,一个讲经济的纪录片很难拍出理想中的人文气息,因为绿色经济涵盖了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要在短短的30分钟内讲清楚都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事情。与东营的初次见面让摄制团队陷入困顿。


为了寻找好的切入点,这位对环保影视事业有着超乎寻常“探索欲”的“年轻”导演,和他的团队开始了一次次地和东营的亲密接触。据他统计,摄制团队先后6次到东营调研、讨论和拍摄。而随着对东营和东营人的不断接触,让龚志华有了全新的思路。


“老天对东营是很眷顾的,中国的母亲河黄河从这里东流入海,淤积形成了占东营面积1/6的黄河口湿地,为东营甚至周边地区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生态支撑;而上世纪60年代初发现的胜利油田,又让东营成为移民热土,石油经济让这个只有200万人口的地方拥有了3000多亿的超高GDP。”说起东营入选PAGE的原因,龚志华不无感慨。


“然而,老天又是公平的,地下给了石油,地上就注定贫瘠,东营无处不在的盐碱地也严重制约了东营人的生存和发展,特别是最早的黄河滩区,之前每亩地只有200斤的粮食收成,让东营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其实也是东营入选PAGE的原因之一,因为绿色经济是方方面面的,除了生态保护和企业绿色转型,还有资源高效利用和民生福祉。” 龚志华说。


作为近几年来专注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题材纪录片的导演,龚志华深知,如果不能挖掘出感人的故事,这部纪录片就会成为一部平铺直叙的宣传片。如果是那样的话,其传播力会显著下降,因为中国观众已经越来越不能接受自说自话的空洞表达方式。


好在东营独特的黄河滩区移民文化帮了大忙,特别是结识了东营市摄影家协会主席、著名摄影家黄利平,让龚志华终于找到了“亮点”。“黄老的爷爷正好就是第一代黄河口移民,上世纪30年代为了躲避战乱和逃荒,用一条扁担、两个箩筐挑着他父亲来到黄河滩区扎根开荒。同时,黄老从1998年开始就用镜头记录黄河滩区居民的艰辛努力,这也为他在2014年赢得了中国摄影最高奖——金像奖。然而,因为土地贫瘠,黄河滩区还是逐渐没落,这种没落与东营现在蓬勃发展的生态农业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龚志华说。


经过将近一年的紧张拍摄和后期制作,2017年3月24日,纪录片《一路向东》在东营电视台晚八点黄金时间首播。3月25日,在腾讯视频绿艾企鹅号上首发独播,短短10天,点播量超过30万次。3月27日,《一路向东》亮相第二届全球绿色经济论坛……


摄影家黄利平在看完片子后,向龚志华发了一条微信表示了祝贺:经济类的纪录片拍出故事和情感很难,你做到了。人情味是故事的主角,移民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个个故事呈现得极好,文字也生动,东营人会记住这个纪录片。


通过两次深度访谈和拍摄,龚志华和黄利平已经成为忘年交。对于黄老的评价,龚志华说,他为此高兴了一个晚上。“这个环保宣传题材的片子能引起如此关注,实属不易。这也进一步说明:有故事的纪录片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人物链接:

龚志华,出生于1975年,祖籍江西,家在厦门,生态环保纪录片撰稿人和导演,制作和参与制作多部环保题材纪录片。2009年开始创建环保网站涉足环保宣传,2012年到北京发展,组织和宣传了多场有影响力的环保活动,2013年开始制作环保纪录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